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无名秦后:第二十九章:燕子楼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无名秦后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客人胀红了脸,欲言又止,沉默了几秒后突然站起身来,摔掉酒杯朝楼上琴音处走去。

    小倌儿看到之后只是摇摇头,并不拦着,转身又重新靠回门边,抬头看蓝天白云去了。

    琴声戛然而止,不到半刻只听见一声

    下一刻,重物落地的声音回响在外面空旷的街道上,还惊起一层尘土。

    白面书生惊诧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兄弟,一时间无话。半晌反应过来了,连忙起身出去搀扶他,连饭钱都未来得及付就慌忙离开了。

    小倌儿扇了扇扬起的尘土,回头看了一眼掌柜。

    掌柜头也不抬,冷声道:第几个了。

    这个月第九个。

    日光倾城,醉了这江阳城的红砖绿瓦,大街小巷。虽说是北方的城镇,江阳却不少南方城镇委婉风韵的分毫,被日光铺红的小桥架在缓缓流淌的河水之上,河边的细柳正随风摇曳婀娜。

    此时,燕子楼的招牌在阳光的照射下灼灼生辉。

    江阳城,燕子楼。

    远不如蓟城的繁荣景象,江阳城位于荒凉沙地边缘,是一座孤寂的小城。

    正值当午,晌日晴空。

    街道上几乎没有人影,燕子楼的小倌也在门口靠着打盹。张婉此时已经换了一身素静的男装,正坐在正堂桌子前,和掌柜的交接着什么。

    不消一会儿,掌柜的恭敬的点头哈腰,拿出账本交给了张婉,就回到了柜台里面。

    原来这里就是云栩给她指定的落脚点,燕子楼,明面上是酒楼茶楼,这暗地里又是一些宝贝的交易场所。

    这燕子楼听闻是百年老店,但始终没人知道这幕后老板是谁,只是有一批一批的金主接管着,但彼此之间并不会见面。张婉持信物而来,就成了这里第三十七位金主。而她之前的那一位,听掌柜的说可能死了,因为月许都不见他出现。

    燕子楼有规矩,金主如果一个月都不出现,就表明要换人了。

    也不知是福是祸。张婉看着腰间挂的燕子楼玉牌,嘀咕了一声。

    长河突然坐在她对面,端起水来就喝。

    哎,你神出鬼没地又干什么去了?她单手托颌,看着长河。

    长河只当看着手里的碗,答非所问:从前我到没觉得这白水甘甜可口,如今却是明白了这滴水珍贵,好水,好水。他嘿嘿一笑,调皮地冲她眨眨眼。

    张婉知道问了也不见得是真话,只得撇撇嘴,拿手中账本去敲他脑袋,长河似乎早有准备,一偏头就躲了过去。

    就知道你会来这一套,笨女人,打不着,打不着。他晃晃头,十足少年郎的模样。

    张婉原本是与他玩笑的,听他这般嬉皮,手里账本一个假动作,下一刻直接重重落在他得意的脑袋上。

    我可是你姐姐,你敢说我笨?她瞪瞪眼睛,得意地晃了晃账本。

    长河哼了哼,只答道:谁认你了,不与你一般见识。他直接否认了。

    张婉慢慢站了起来,敲着桌子,这还有交了钱不认账的买卖,你之前荒漠那般归顺模样是装的?

    长河并不回应,摇头晃脑的,还翻了几个白眼,扭头就跑。

    行,你完了,今天当姐姐的我非得给你松松筋骨,也不枉姐姐我拖着你走了那么长的路。张婉摩拳擦掌,踢开身后椅子,就追了去

    跑过门口,衣摆掠过小倌儿的脸,他迷迷瞪瞪揉了揉眼睛,见四下无人,嘴里不耐烦的嘟囔了一声,又靠门睡了过去。

    燕子楼换了金主儿的事情,在这江阳城很快便传开了,头一次看见一位女金主儿,在江阳城也算是一个大新闻。

    于是冷寂一段时间的燕子楼也突然热闹起来,宾客们从早至晚,络绎不绝,来到这燕子楼品尝美食,实则是为了一睹这位女金主儿的芳容。听说,这位女金儿总是身着一身红衣,头戴一支金步摇,模样生的十分俊俏,是这江阳城难得一见的美人,不,是赵国难得一见的美人。只是宾客们少见她下楼来,因为张婉重金请了一名古琴的乐师教她弹琴。

    每每说到这琴声,宾客们无不叹气摇头,别看这金主儿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可是这琴声啊,真的是令人无法忍受。

    这日,天气正好,风和日丽,没有鸟语,没有虫鸣,也没有吵杂声。燕子楼里也没有前几日宾客盈门的热闹景象,只有一桌客人在吃饭。

    《无名秦后》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rftm.com/mulu/142275.html
上一章        无名秦后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