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时间引路人:第43章 迷雾重重袭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时间引路人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对面的杨天望退开,冷笑一声,示意何韦他能够看到一切。何韦觉得杨天望这人这么不怀好意地看向自己,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杨天望慵懒的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然后整个人就在众人惊疑的目光下,突然进入了睡眠状态。

    哈哈哈!你是杨天望!

    你是杨天望。

    你是杨天望!

    你是杨大哥。

    这突然出现何韦,让车厢里所有人站了起来,且都是一致面带轻佻之色。

    何韦早听过杨天望的名声,杨氏投资集团的创始人,为何在梦里能见到他?

    奇怪,为什么所有人都叫自己杨天望?何韦捂着头在所有人注视之下开始抓着胸口,此刻他心痛如绞,正经历着精神和**的双重折磨。

    何韦已经停下脚步,对面的杨天望睁开眼略带吃惊的看着眼前那个玩味十足的何韦在他的眼里,就是玩味十足,何韦应该这样的。

    惊讶的不仅仅是他的疑问,还有他的那丝桀骜不驯的笑容。却不知,在那一瞬间,何韦几乎是窒息了,因为凌傲的笑容对他而言,几乎成为了一种奢侈,唯一坚的持。

    何韦能够感觉到心中那狂躁不安的律动,他的眼睛几乎是目不转定的盯着眼前的家伙,而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一般,除了自己的心跳,和那紊乱的呼吸声,其他的全然听不见。

    何韦,快醒醒,何韦你怎么了?

    现实中,鲜于苏双手扶着何韦的头一直在摇晃,他在等待何韦的回答,但是一直没有回应,抬头一看,才发现眼前的家伙正目光呆滞的看着自己。

    鲜于苏其实是一个很没有耐心的人,他说活从不说第二遍,更没有那种多管闲事的善心。但是面对眼前的人儿,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破例

    我,我只是有点头晕。

    何韦赶忙找个借口,虽然这么说有些牵强,但是说真的,他真的是头晕,只不过这不是因为那突如其来的鲜于苏,而是方才那个有深意的梦境。

    你打算离开杭城了?

    是的,今天就走。何韦老实答道,同时艰难的起身,试着起来,虽过程艰辛,但还是站了起来。

    他不禁心道:感觉这个梦,真的是很累。

    你先收拾东西,我回去一趟,然后一起去钟山。

    鲜于苏说完这句话,便转身走了。

    何韦本以为鲜于苏会说什么仗义的话,但他什么也没说,就这么走了。

    难道刚刚是我听错了?

    何韦在原地挠了挠头,但一想到父母的尸体还在省人民医院,他便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不过又想了想刚刚鲜于苏说的话,觉得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或许是刚才那个梦还有那些话自己的幻听。

    一定是太累了!对!他自我安慰道,如此明白而又幼稚的自欺欺人,但毫无他法。

    夜晚十一点,夕阳已坠,最后一息温暖的霞,湮灭在了这高楼大厦中。

    阳光的消失,接踵而来的是这个城市的夜,是这个城市的疯狂,是这个城市的**。霓虹灯,路灯,车灯,便是这个城市的元素,当然也有包含着人们永无止尽的贪欲与发泄,于是,大把大把的红色纸钞,挥洒湿透在了这灯光下。

    大厦顶楼,一身着西装革履的男子一杯热水握在手中,倚窗,凝望。喧闹的城市也在燥热的空气中渐渐的不安起来。就如同手里杯中还未散去的热雾一般,如此急不可待!

    城市公路两旁的灯光好像也受到了感染,发着微弱的淡淡光芒。瞳孔收缩,努力的看着微弱的泛着淡黄色的灯光,感受着此刻的萧条,如同一个人的世界。

    他站在阳台,俯视城市一角,在城市鳞次栉比的建筑群中,这栋大厦独一无二的在显得安静。楼下零星的灯光朦胧在建筑中带着孤伤。不远处立交桥上有车掠过留下的余音,愀然空灵。

    铃铃铃——

    他片刻的失神,险些撞到阳台的透明玻璃。尽力冷静下来,他放下紧握热水杯,用那只瑟瑟颤抖着的手接听电话。

    情况都已经打听清楚了,下一步怎么做?接通后,电话里传出一个男人的粗犷声。

    《时间引路人》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rftm.com/mulu/142624.html
上一章        时间引路人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