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归臻之上古秘境:第二十章:轩辕剑气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归臻之上古秘境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颜臻慢慢地走了回来,走得很慢,走得也很无力。而犼那巨大的双眼却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颜臻一步步走来。犼明明白白地感受到一股危险的气息萦绕在周围,而那气息的原头就是颜臻。颜臻那缓慢地一步一步,每一步都在积蓄起一种气势,每一次积蓄都让那危险更增加一分。那气息渐渐地明朗,犼再熟悉不过了——轩辕剑气。

    而颜臻之所以要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却是每走一步,就多了一份明悟,原本,薛缘魂魄里的一切信息被颜臻所接受,随着与赢勾的交手,颜臻也在慢慢熟悉这些信息。有功法、有招式、有法术、也有对天地的感悟。而随着与薛缘的彻底融合,薛缘吞噬的轩辕剑气也彻底融入了颜臻的灵魂里。随着意念驱动功法,那剑气与功法合而为一,而颜臻竟发现,那轩辕剑气内也有信息。这信息不是可以理解的,而是一种明悟,一种感受。就像是无字天书,明明没有字,有缘人却能感悟到天书的奇妙。

    眼看赢勾就要一击得手,颜臻却突然双臂一振,原地疾速旋转了起来,双掌如螺旋桨般搅动得天地灵气都一阵激荡,瞬间形成一股龙卷风般的劲气,直向赢勾卷了过来。

    赢勾本向前冲锋,被这劲气真卷过来还如何避得开,只能尽力腾起周身黑气硬接了这一击。只听嘭地一声巨响,赢勾被劲气撞得真如狂风中的树叶般乱转着摔出二十多米远,落地之后晕头转向半天没有站稳。赢勾心里一沉,心道这小子果然难缠,今天不趁机除掉他,将来必成大患。

    而颜臻却犹自喃喃自语道:不是这样吗?哦那你再看这个。说着,颜臻左手一伸,柔绵一掌轻轻向身后拍了出去。就在一掌将要拍实之时,颜臻瞬间消失在原地,却同时出现在赢勾身后,而刚刚拍出的一掌在颜臻出现的同时,结结实实地拍在了赢勾背后。

    这一掌正是薛缘的招法。而颜臻却配合着自己的身法用了出来,直打得赢勾嗷地一声飞了出去。直飞出二十几米远眼看就要落地,颜臻却又出现在落点上等着赢勾。

    又是柔绵的一掌,这一掌毫无花俏,无声无息、波澜不惊,但却劲气暗涌、柔后极钢。比之薛缘好像还更强了不少。而赢勾身在半空无法躲闪,只得急运黑气,一拳迎了上去。一时间劲风呼啸黑气四散,颜臻向后飞退了十几米,而赢勾却又飞出了近三十米才落回地面。

    颜臻落地之后,犹自自言自语地嘟囔着:这回对了吧?我听你的,不哭

    赢勾却不再有丝毫犹豫,一落地,就开始运起黑气,一时间,赢勾周身黑雾缭绕,骨骼咔咔做响。也不废话,狂吼一声向颜臻冲了过来。

    赢勾这一次的攻击,完全不同以往,招式还是人兽合一般的原始,却明显有攻有守暗含章法。颜臻也不再多想,揉身迎了上去,一时间,一人一尸来来往往交手就是几个回合。

    赢勾黑气护体,一拳直捣颜臻面门,颜臻长剑负后,单掌轻托迎面的一拳,又瞬间以肘为中心下旋而去,柔绵一掌直拍赢勾小腹。赢勾旋身让过下腹一掌,顺势反手一拳又是真劈颜臻面门。颜臻不急不躁,左手肘节轻提挡住,又是反向旋掌,也直拍赢勾面门面去。赢勾冷笑一声,右手一拳打偏迎面一掌,左手一拳直奔颜臻心口,颜臻单手去势未消,已来不及变招,眼看一拳就要打实,拳上的黑气几乎已触及颜臻衣服,却于瞬间,一朵晶亮的兰花在赢勾面前盛开,颜臻犹自嘟囔着:我才知道,原来你喜欢兰花

    赢勾像是早有防备,向后飞窜,看似被剑气逼退,却是暗自蓄力。只见赢勾如满弦之箭般,猛得射向颜臻,双拳合一,一团黑气如实质般撞向颜臻。

    只见颜臻长剑一领,不急不躁、如缓似急,柔若流水,绵如连云。后退一步却跨出数米,简简单单的长剑身前一轮,那赢勾就如被缠在剑尖上的流苏般,随着颜臻的剑尖下转直向地面砸去。只听轰地一声,赢勾竟把地面砸出个大洞,上半身也消失在地面不见。

    颜臻长剑一个回旋,直刺赢勾小腹,赢勾上半身在地里埋着,心知不好,尽全力腾起黑雾于身前,那黑雾如今却已成实质,如盾牌般挡住了颜臻的一剑。赢勾随即一声怒吼,身躯一振,地面瞬间蹦起大片碎石土块,四散无差别砸了出去。颜臻像是早有防备,一剑无功飘身后退,正好躲过了四散的碎石烂土。

    赢勾随着碎石腾身而起,飘身立在了颜臻身前十米开外,抬手拢了一下散乱的长发,还是那么风情万种。柔美而明动的脸庞满含娇嗔,如天边星月般的大眼睛望着颜臻悠悠道:你真舍得对我下手?

    那肉身本是薛缘用过的,如今赢勾又学了个**分像,颜臻明显地一呆,长剑也都剑尖点地,险些脱手掉在地上。而赢勾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在颜臻一呆之际,黑气一阵疾旋,竟瞬间凝聚成一柄黑亮的长矛。赢勾腾身而起,当空一把握住黑亮长矛,带着一串长长的残影直向颜臻奔来。

    而颜臻被赢勾的一翻摆弄,就真得觉得薛缘又回来了般,她又回来了??正在颜臻发呆之际,灵魂深处仿佛一阵敲门般地悸动,一个声音仿佛来自天边,又仿佛来自灵魂深处:颜臻,这是我最后的声音,你不要自暴自弃,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好好活着,不要辜负了我,不要辜负了自己

    颜臻明白,这才是薛缘,薛缘真的走了,薛缘彻底走了。走进了自己的灵魂,走进了自己真正的灵魂

    望着那如虚幻般刺向自己的黑亮长矛,那握着长矛的手依然温柔,那后面的脸庞依旧明动可颜臻,却彻底地愤怒了!

    你不可以侮辱她!!

    百掌,又是百掌。只是这次却是掌剑连击。颜臻瞬间原地疾旋,赢勾还身在空中,致命一击尚未完全展开,颜臻已如旋风般疾旋着迎了上去,半空中瞬间绕着赢勾一周,颜臻自身却转了九十圈,一连九十掌配合九十剑,拳拳到位,剑剑不落空,真打得赢勾惨叫连连,体无完肤。

    颜臻流着泪,打完掌剑一百八,像是发泄般一声大吼,周身一阵金光流转,猛得如膨胀般腾起一道金色球形劲气,鼓荡了一阵又赫然收缩,钻入颜臻体内消失不见。颜臻就像是个受尽委屈的孩子般,任凭那劲气随着自己的功法运行开来。颜臻知道,那是薛缘留给自己最后的东西——轩辕剑气。在颜臻对薛缘的强烈思念之下,随着颜臻的愤怒而强运真气,金当小剑竟自瞬间化为流光,随着真气自行流转。

    赢勾见了那金色劲气,明显露出恐惧的神色,已无完好之处的肉身一阵抽搐,赢勾又离开**升到了半空。

    半空中的赢勾突地一声怒吼道:小子啊,这是你逼我的!只见包裹着赢勾原灵的黑气瞬间向四下里扩散了开来。那黑气如雾,没有一丝要攻击的意思,只是遮天蔽月地把整个墓群包裹在了其内,速度奇快,却毫无伤害。可是下一刻,只听黑雾之中轰轰隆隆的破土之声不断传来,只一眨眼就连成一片。而这时,黑雾猛得一收,如黑色旋风般回缩成一团,却在不停地旋转着。

    颜臻转头四下望去,却见周围成片的枯骨从地下破土而出,竟自行动缓慢地向中间聚拢了过来。而那黑气之团却越旋越快,渐渐形成一个黑洞般的旋涡,四下里的枯骨和阴气被那旋涡吸引着不断地向旋涡飞去。转眼之间形成一座有主墓墓顶大的骨山。那骨山一阵翻腾变自缓缓变换起形状,不一会儿,一声震天般的嘶吼声中,那骨山竟伸出了四肢,随后四肢也开始出现变化,前肢一阵挥舞,竟长出长长的黑亮尖爪,周身渗出一身黑亮的长毛,身后一条尾巴摇摆着划过地面,直扫得一座莫顶霎时移为平地。

    轰地一声四肢着地,一颗巨大的头颅也伸了出来,那头颅似狼,张口一声巨吼,直震得地面扬起阵阵烟尖,而头颅还在慢慢变化着,嘴里长出满口的黑亮獠牙。这这是犼!

    颜臻犹自喃喃道:你看见了吗?这就是他的本来面貌吧?

    只见那犼仰天一声长啸,一个如实质般的黑亮球体在犼的嘴里凝聚而成,那犼一俯身,那球体直向着颜臻喷了过来。

    看那气势,颜臻已预料那黑球的威力。如果任由这黑球横冲真撞,那么身后的城市可就遭了大殃。颜臻硬着头皮,腾身迎向那黑球,在黑球临身的一瞬间,以剑气为引,顺着黑球旋转的轨迹绕了起来,边绕边以剑气泄力,在快要冲出结界时,猛得一剑刺出,金色剑气瞬间爆开。那黑球被颜臻一路泄力已削减了不少劲力,又被剑气一震,瞬间如黑色烟花般爆裂开来。一时间黑气四散,又还原成浓郁的尸气。

    远远地望着那巨大的身躯,颜臻眼中厉光一闪,喃喃道:你说的对,黄帝血脉,轩辕剑气,你本就属于我,我本就是你。

    《归臻之上古秘境》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rftm.com/mulu/146804.html
上一章        归臻之上古秘境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