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

归臻之上古秘境:第二十一章:轩辕之迷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归臻之上古秘境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梁水吓傻了,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事后,梁山想了半天,给出了个可能性:或许,这就是选择性失忆吧!可是又不太像费解

    第二天一早,颜臻三人打算回家了,梁水死活要跟着一起走,说要体验一下田园生活。梁山哪还不明白妹妹的心思?什么田园生活?**谷到处是田园,还没体验够吗?不就是为了颜臻嘛。于是为了妹妹的幸福,干脆把生意交给了朋友帮忙打点,自己也跟着一起回到了果园大院儿。

    马老道见一行这么多人回来,还挺开心,徒弟出门一次就能交下这么多朋友,也算是种本事了,做师父的又怎能不感到欣慰。

    当晚,韩诗诗亲自下厨弄了十来道小菜儿,众人围坐,说起了这一行的经历,只是关于那迷一样的薛缘之事,众人都不愿提起。

    之后,众人边喝酒品菜,边商量起下一步的打算来。按照大仙儿的天机一卦,此一行应是进入天界的最重要的一站。可是这一站的主要收获,就只能说是轩辕剑气了。难道,这进入天界的方法,会与轩辕剑有关不成?

    定是如此了,不然这一卦不就等于白起了吗?大仙儿和梁山梁水到现在才知道颜臻的真正目的,目瞪口呆之下,不禁还要为自己说上几句。

    马老道也点点头道:正是如此。臻子此行得了轩辕剑气,说明此卦不误。而以此来看,那关键所在定是这轩辕剑了。

    可是这轩辕剑又在哪里呢?梁水本想跟着颜臻套套近乎,顺便发展发展感情,却没想到还有这么骇人听闻的事儿可以参与一下,震惊之下有些迷糊。终于回过神儿来时,忍不住也插了一句。

    颜臻望向师姐韩诗诗,意思是又到了科普时间了。韩诗诗翻了个白眼儿道:传说黄帝与蚩尤大战,蚩尤铜头铁臂刀枪不入,因此黄帝采首山之铜铸剑。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其内蕴藏着无穷的力量,为斩妖除魔的神剑。此剑后传与夏禹,大禹治水时立下汗马功劳,夏朝凭此立国。几百年后,夏朝国君无道,此剑辗转被商汤所得,商汤持此剑取天下,再次建立新的王国——商朝。最后,商朝后期也开始动乱,这把圣道神剑也不知所踪。

    韩诗诗说完想了一想,又接着道:不过这把剑在史书中无从考证,只知道确有这么一把剑。但是还有个黄帝铸鼎的传说与此一模一样。东汉王充《论衡道虚篇》记载:黄帝采首山铜,铸鼎荆山下。鼎既成,有龙须垂胡髯下迎黄帝。黄帝上骑龙,群臣后宫从七十余人。也就是说,黄帝确在首山采过铜铸了样东西,然后被天界接走了。还有一种说法是轩辕剑本就是天神赠与黄帝的。如此看来,我觉得黄帝铸剑的可能性很大,因为铸剑的传说有起因有结果,是一个完整的事件,而黄帝铸的鼎一说,没有原因,他为什么铸鼎?而且这鼎的下落在后来的典籍中也没有过记载,所以我认为,黄帝于荆山下铸的还是一把剑,而这把剑确实与天界有关,是由天界指导黄帝铸成的可能性最大。

    非也?梁山听了韩诗诗的分析邹眉道:涿鹿之战的故事我也曾研究过,我觉得,轩辕剑与轩辕鼎应该是两回事,但却都与天界有关。

    关干轩辕剑,我觉得应该并不是黄帝所铸,而是来自于天界。原因有二。梁山轻抿了一口酒道:其一,按照记载,黄帝得到轩辕剑时,正是涿鹿之战的紧要关头,当时的黄帝处于下风,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去雕刻日月星辰、山川草木?这里就存在一句不符合罗辑的地方。

    就这样,颜臻一路走来。几公里的距离,颜臻走了近两个小时,走了多少步没算过,只是颜臻,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原本的颜臻洒脱不羁,后来的颜臻魂不守舍,而如今的颜臻却像是尊天神,明明平常无奇,却让人不敢轻视和冒犯。那眼眸流转之间,就好像这天下万物、百类生灵都臣服于脚下,而其自身却又谦逊淡然。

    犼直直地盯着颜臻,就这么等了近两个小时,等着颜臻走到了近前。待颜臻终于站定,那犼沉声喝道:竟然是你?明明是喝问,又像是肯定,声音中透着胆怯和浓浓的不甘。

    颜臻淡然地道:不是我,是我们。颜臻明的犼的意思,能让犼胆怯又不甘的只有黄帝轩辕。颜臻不敢自认轩辕,但颜臻却道是我们,这我们,就是我和薛缘。

    那犼也明白,这可能是最后的反抗机会,虽心知这次幸免的可能性很小,却也不甘就这么认输等死。新仇旧恨交集之下,犼巨大的身躯竟急剧收缩,而原本吸收于体内的无尽尸气,被瞬间凝聚于一体,形成一个巨大的黑亮球体,那球体也不飞行,生成之际,原地就要引爆,难怪犼会原意等这么长时间,竟是存了同归于尽的想法。

    颜臻淡然看着这一切,就像看着猴子玩儿杂耍般地期待新花样儿,更多是无聊。在那黑球形成的一瞬间,颜臻身形一闪就出现在半空,手中长剑高举过顶,剑身泛起明晃晃的金色亮光,那亮光瞬间凝成一把如实质般巨大的金剑长剑,就以劈柴的姿态直劈了下来,连同黑球和犼一起劈成了两半。

    黑球被金色长剑劈开,竟没有爆裂,而是如雪球遇到炽热一般瞬间融化消失不见。而犼却化成一堆的骨山散落于地,一团灵体带着浓郁的黑气就要腾空逃去。颜臻长剑回旋负于身后,左手单手法印连绵,那团灵体就像是撞到什东西一样,猛得停滞不前,一犹豫,又向左侧冲去,同样受挫折后,开始疯狂地上窜下跳左冲右突,却始终无法脱身。

    颜臻法印一停,长剑当胸而立,左手结印在剑锋上一抹,剑身立时腾起一层金光。颜臻长剑轻轻点出,只觉得一声惨叫好像来自于灵魂深处,那团灵体一阵剧烈地颤抖,慢慢消散于无形。半空中恢复了平静,墓地里飘散着浓浓的悲伤

    一行四人听了颜臻的吩咐在结界外时刻防备赢勾逃遁,在灵符的做用下,组成了一个临时的四相法阵。这法阵的作用很单一,就只是把四人的神识相连接,感应生灵之气的运行,只要有灵之物越过法阵就会被感应到。四人各执一角时刻关注着法阵,却没有关注到墓群里的情况。直到快天亮了众人才反应过来。难道

    四人忙撤了法阵向墓群围了过来,墓群之内入目一片废墟,一堆骨山高耸于墓群中央。众人四下打量了一下,除了颜臻之外,墓群之内再无他人。而颜臻却独自坐在了主墓墓顶之上,遥望着越来越黑的天际。

    众人互望一眼,也都明白了事情的结局。赢勾不在了,而薛缘也不在了。赢勾的消失定是颜臻与薛缘所为,那薛缘她

    你们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众人不知原委,也不便相问,只默默地走出了墓群。

    颜臻在墓顶独自坐到天亮,然后飘身上了燕子山。在风林小店坐了整整一天,当晚就在山顶小屋的废墟里,抱着薛缘的灵牌坐了一晚。朦朦胧胧中,好像薛缘又来到了身旁,轻抚着颜臻的脸道:不要伤心,我们终究会再见面的,到那时,我们就可以长相厮守了。你会为我建起漂亮的庄园,我会为你生养儿女双全

    是梦吗,为什么那么真那么美,颜臻甚至都能感受到薛缘手上的温暖。

    是幻觉?为什么那么痛又那么甜?到现在那种感觉都还没有消散

    天亮时,颜臻望着那大大的薛缘两字发呆,喃喃地念叨着:

    燕山烟雨如相问,莫道君心似九泉。

    念叨了几遍,又在底下加了一行字:

    唯愿红尘卿同在,不恨苍生不恨天

    当梁水再次见到颜臻时,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了。那天颜臻与程涛和大仙儿三人又来到了天上人间,三人就在上次的厢包里喝起酒来。梁水也终于学会来事儿了一次,把三人请进了一个豪华包房,由梁山坐陪大家喝了起来。

    其间,众人推杯换盏高谈阔论,可就是不提赢勾之事。还是梁水最终忍不住了,鼓足勇气问起了那已是颜臻妻子的姐姐来。

    你说谁?颜臻茫然地问梁水道:什么圆?

    梁水吓了一跳,紧盯着颜臻看了半天,见颜臻不像是开玩笑,忙又问道:是薛缘,是你老婆呀!

    《归臻之上古秘境》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drftm.com/mulu/146804.html
上一章        归臻之上古秘境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